1)、番外一_穿进乙女游戏后我翻车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(穿进乙女游戏后我翻车了);

  这一年扶风的冬日,

  要比往年里冷许多。

  雪是从前半夜开始簌簌的下起来的,到了天光初明的时候,

  廊前卷帘的宫女忍不住低低惊叫出声,与同伴对视一眼,皆笑道:“这雪也忒大了,竟连这株青松都压弯了。”

  几个年纪小的小姑娘低声说笑几句,便赶着点起廊角的熏炉里,再往里添些沉水香,用以熏暖斗篷与薄裘,

  偶尔有扫雪的宫人冻得不行了凑上来,

  还要给彼此暖一暖手。

  若是放在从前,

  王庭里的宫人上值时是万万不敢如此放松嬉笑的,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要掉脑袋。但如今可不同了,王后性子好的不得了,模样也好看的不像话,尤其是对伺候的小丫头们态度十分亲和,惹得宫女们上值时都喜欢往跟前凑。

  当然,

  王上对此是很不愿意的,但这些日子天冷,

  王上精神愈发惫懒倦怠,

  无暇顾及这些,

  小宫女们胆便大了起来。

  其中有年纪大些的宫女性子稳重些,低声训斥了几个跳脱的小丫头几句,俯下身去接过了王后被熏得暖香的衣物与斗篷,

  又斟了一盏热着的蜜水,轻手轻脚绕过屏风,往内殿走去。

  内殿暗沉沉的,

  呼吸间便是华艳浓重的冷香,以及一些多看一眼便会让人面红耳赤浮想联翩的暧昧情态,性子稳重的宫女一眼都没敢往别的地方多看,只是恭恭敬敬地低着眼,走至榻前跪下来,轻声道:“王后,您请润一润嗓子吧。”

  冬日里干燥,晨起时饮一盏蜜水总会舒服很多。

  这句话音落下好一会,内殿里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床榻被五层淡色的绉纱云绡掩得严严实实,朦胧只能隐约透一点日影,什么都瞧不请,却有种隐秘美丽的情态。

  宫女以为常,仍然安静的等在那里。

  半晌,床帐内才响起了低不可闻的说话声,是那种低哑的,暧昧的耳语,片刻后,才终于有只手从床帐内递了出来。

  玉白纤细的小臂,伶仃精致的腕骨,连指尖也透着淡淡的粉色。

  一只很美的手。

  然而这样洁白如细雪的手上,却零星有几个淡红如落梅一般的红痕,像是被谁曾爱怜又细密地吻过,连手背指尖这样的地方也不放过。

  宫女冷不丁一看到都愣了愣,红着脸将手中的杯盏送上去。

  姜听白收回手,低下头去抿了一口蜜水。

  还没等到喝完,她便感觉到缠在她腰间的那条尾巴又紧了一些,身后的人已经贴了上来,声音哑的不像话,语气也倦怠:“……你让别人碰你了吗?”

  姜听白又好笑又无语。

  她没想到到了冬天,沉舟不仅会冬眠,会怕冷,会整条蛇都缠在她身上,原本就已经十分过分的独占欲与保护欲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qlo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